无名的凯蒂(更新慢的小废物)

叫我无名的凯蒂(或直接叫凯蒂也行)
主坑UT、Mine-Imotor和海囚
杂食动物
不会双修只会吃土
我爱UT和海囚一辈子
还有MI圈的所有人……

深林(二)

*今天Ganzy生日啦!所以赶紧把第二篇发出来。

*双十二生日快乐,Ganzy!

  时间过了很久,新雪盖过Ganz的脚印,还有属于他的一切味道。现在王家守卫队的狗狗应该找不到他了,因为现在他们失去了一切线索。但现在Ganz必须去寻找Undyne,他很担心如果她遇到什么不测,但现在Sensy的发烧还没退。一旦离开一只狗和一只猫头鹰,是保护不了他的,Ganz很清楚的知道。他知道自己正在面临一个抉择,丢下恋人寻找朋友,或者丢下朋友与恋人待在一块。Ganz不是不相信Undyne的实力,可是还是很担心。

  此时的Ganz必须承认,他不是一个好朋友,毕竟他在恋人与朋友之间选择了恋人。但这就是他,他总是把自己的恋人放在优先。当中也包括了他对Sensy的惭愧感,他不能否认他们已经有许久没见面了,Sensy改变了很多但Ganz人就知道他自己没认错人。他没办法忘记掉自己的恋人,那个曾经被他一度打伤的骷髅怪物。还没办法确定对方是否认得自己,他甚至认为对方无意间喊出他的名字是因为在做梦,梦到一个原本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记忆里面的人。而Undyne呢?对方可能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死活,对方可能现在已经背叛他了。

  真的,令人烦躁。这些想法不断在他脑海里面回转,一切都没有意义。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认为自己不值得任何人爱,不值得令人去在乎,什么也做不好。Ganz打碎了Papyrus的一半灵魂,导致了Papyrus变成了一个陌生的人。他搞砸了一切,而他得到了报应,而且他认为这些是他应得的。

  “我以为你好不容易遇到了Sensy你的心里会开心一点,但没想到这些负面情绪反而更重了Ganz。”

  Mel在一个完全不适合的时机出现了,非常的烦人。但说实在的,Ganz没心情去理他,现在他的眼前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去做。Sensy的情况没有好转,虽然也没有恶化但还是非常令人担心,Ganz必须马上去给他找能取暖的东西。但王家守卫一定还守在雪镇附近,现在不管怎么做都是去送死,最惨的情况Sensy也会陪他一起送命。他不会让这事发生,绝对不会,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哪怕拼上性命他也要保护Sensy。这是他的责任,至少这时候他一定要保护Sensy,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  “找东西这种事让狗去看不就行了?你到底在为什么而烦恼,你知道这些毫无意义吗?”

  “闭嘴Mel,不要来烦我,你说的这种事不可能发生。”

  不知不觉中Ganz睡着了,睡觉时紧紧抱着Sensy没有放开过,生怕怀中的人受伤一样。不论是谁也好,他都不希望失去重要的人了。哪怕再一次,他的心和精神都承受不住了。不断的被人创伤,一次一次的被亲人所伤害,被身边所亲近的人伤害。一次一次的伤害别人,背叛他人。到最后自己在做什么都不明白了,除了苟延残存以外,生命中已经没有其它目标了。哪怕只是一点点光线也好,哪怕只是一点点希望也好,哪怕只是一点点救赎也好,他都渴望着。

  他心中的黑暗犹如深林一般,永不见光,没有任何希望存在着。但已经没关系了,现在光明已经降临了,就在他身边。他不会令人伤害他,不会让人夺走他。他的救赎已经来了,他的光明已经来了,一切的黑暗将会跟随着他的出现消散。

  他们不知睡了多久,估计已经早晨了吧,但在没有白昼的地底下完全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。如果是过去的Ganz这又是一个糟糕的一天的开始,但今天已经不同了,他的太阳正在他身边。虽然现在的他仍然昏迷不醒,但是Ganz保证会让他好起来的。

  " You will be fine, my sunshine."

  " I swear to you,  You'll be fine soon."

  " That is the reason  I'm here to protect you."

  "Ganzy…?"

  怀中的怪物微微的睁开眼睛,用他无力的手轻抚过Ganz的脸。在他眼里,现在他眼前的一切与梦无异。现在他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,就犹如在梦境一般看不清梦境中人的脸,还有一切的景物。他的病随着没有取暖物,变得更糟糕了,现在他的眼前看到的一切就像色块一样。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来形容的话,大概跟Error的近视程度一样,十米以外六亲不认。但不知为何他还是认出眼前的人是自己的爱人,Ganz。那令人熟悉的毛茸茸外套,还有脸上的黑色眼线,只有一个怪物符合这些特征。分不清梦与现实的他,却感到很快乐,因为他的至爱就在他眼前。如果他现在眼前的一切是梦,那他希望这场梦永远不要醒来。

  Ganz看见自己怀中的怪物已经清醒些许,甚至在呼唤自己的名字时,他把怀中的怪物抱得更紧了。Ganz能够隐约的感觉到怀中的怪物的温度比之前的更高了,同时也代表着病情恶化了。他们在这个地方已经过了一天了,除了身上的外套以外没有任何能取暖的物品,也没有任何食物。

  “汪!”

  狗叫声传来,一只小白狗带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。它在Ganz的面前把东西放下,舔了舔Ganz的手,又再次趴在了Sensy身边。

  “小雪,你给我带来了些什么?”

联文群真好玩www


深林(一)

*腿疼

*等下文吧伙计们

  Ganz走在雪白的雪地上,穿过木桥走向遗迹的大门。一切都很平常,令人感到安心又不安。所谓的平静,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预兆。雪地上无意间被踩断的树枝发出的声音,走行在雪上发出的步行声,一切看上去都很和谐。雪一般白,身上带着些许黑色斑纹的猫头鹰在Ganz头上停了下来。

  “怎么了伙计?”

  Ganz伸手摸向自己的宠物,而猫头鹰也开心的蹭起Ganz的手。鸟类的羽毛真的很柔软而且触感很好,令Ganz有点不想把手拿开,但他还是把手放下。

  “你想告诉我什么吗?”

  猫头鹰飞了起来,住森林深处飞去,飞到一半回头看着Ganz。它的行为仿佛在引导Ganz跟随它走,Ganz犹豫不决,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跟上,他认为他的宠物在尝试传达他一些信息。

  Ganz最后决定跟上,他跟随猫头鹰到了深处,但猫头鹰始终没停下,还不断往更深处飞去。雪地开始看见了狗脚印,不免让Ganz担心起了另一只宠物,那只纯白的小白狗。他加快了速度,心中的不安开始倍增。

  “拜托不要是我想的那样!”

  确实不是他想的那样,小白狗只是在为一个昏倒的骷髅怪物取暖。昏倒的怪物与Ganz很像,而且令Ganz很眼熟,有种曾经见过的感觉。

  “Sen……sy?是你吗?”

  昏倒的Sensy自然没办法回答,Ganz也没办法把比自己高的Sensy背到森林外。而且Sensy看上去不对劲,脸很红,呼吸频率很快。Ganz把手放在Sensy的额头上,温度佷高,发烧了。

  “Sensy……没事的,我在这里。”

  “Ganz……”

  微弱的声音传入耳中,令Ganz混乱不知该怎么办。他不能什么也不做,但此时他哪也无法去了,皇家守卫的人太多了,他没办法去到其它地方。他好不容易才逃到无人的地方,而现在他们肯定已经很靠近了。带着另一个怪物一起走是不行的,但Sensy也会因为他的外表有性命危险。

  “怎么办?我现在没办法带着Sensy躲藏,但我不能丢下他。”

  这将会是一个难以选择的问题……但Ganz不会丢他一个人在这里。

  “I will always be here.”

各位要参加记得找负责人审核哦!

不好吃:

求扩散啦555
是的现在联文由我这个画手接手了(...)
errink联文接力活动
每棒字数800+不封顶
企鹅排号lof发文,完成自己的一棒后再lof上发布并@下一棒,以此类推。
有一定文笔基础即可参加,糖刀不限,,欢迎参加
报名请私信我,统计人数后再在lofter放一遍排序
特殊产粮tag「errorink联文接力活动」
没老福特也行我可以代投的!!【ni】

如果光之看到这条我希望您能回来。就算你在生我气,自己组织的联文也需要负责一下。

本凯姐今天就要来安利(科普)一波

一个AU的科普


今天要说的东西和GZtale有联系,而我要说的是Sonotale……又或者说UnderNC(NC是簡写,待我去重新看过设定会再科普一次)。

你能发现我用两个名字称呼这个AU,因为这个AU……经历复杂……?

这AU也是Ganz的官配,Sensy的AU。

自带一些小吐糟XD


新设相关:

1.Sonotale是旧设,UnderNC为现设。此AU设定更换时间大约为2017年年初左右。


2.这AU的“Sans”名为“Sensy”,他身上有个名为“NC”的存在而那个存在名为“Senkiller”。


3.仍旧是Ganz的CP,而且是官配。有趣的是,他们的三个孩子Snazzy、Swifty、Siren,有被打上Sonotale/UnderNC的tag。


4.Sensy新设比Ganz高一个头左右(XD)。


5.这个AU中Sensy是弟弟,而且Papyrus比他年长的多。


6.UnderNC是少数有出现Sans和Papyrus母亲的AU,此AU中他们母亲的人设中与Sensy一样有“NC”,还有骷髅不应该有的头发(果然马来西亚人的想法格外不同,虽然我本身也是马来西亚人)。


7.此AU在今年被告知弃坑了,在GZtale也被弃坑之后不久。


8.Gasriel(Altertale Asriel)有客串到此AU。


9.这AU的Gaster是个好父亲,不像隔壁棚的吃药丸坑儿子。


旧设(因为被删了没多少资料):

1·Papyrus是Sensy的养父,被作者称为“Dadyrus”。


2.Sensy还在Sonotale时明显是个孩子。


3.因不明原因Sensy到了GZtale,被Ganz捡走了。


4.Senkiller这时候的设定不明,但显然不是黑化而是类似于Mel的存在,Mel也似乎跟他互相认识(又或者这只是个坑)。


5.Sonotale中所有人物都有完整设定,但更换成UnderNC后只有Sensy、Papyrus、Gaster和关于Sensy母亲的设定,且只有Sensy和Papyrus有完整的。


6.Sensy旧设中右眼部分的伤与Ganz似乎有关系。


7.Sensy的旧设有些……他比较残忍,会把人绑椅子上用锤子打他们,当人无法反抗时会手撕他们的皮,真的就是空手而且他本人称这只是“基础”。


8.Sensy为Undye工作。


9.Sensy比Ganz年长两岁,27岁。


10.Sensy的身高是4'7,比Ganz微矮(所以才说Ganz身高4'7以上)。


关于CP杂设:

1.Ganz称Sensy“老公”,婚礼图上也明指Ganz是“新娘”,然而这CP中Ganz才是主导(不然为什么怀孕的是Sensy)。


2.Swifty和他的兄弟们称Ganz为“Mom”,Sensy为“Dad”显然好过PJ那混乱的叫法。


3.旧设有车看,但车速快请找车时自行小时。


4.这对换不换设定还是必须等作者开车,因为太冷,冷到Xans都必须把冷门王位转交的等级。


5.求大佬喂粮(或者我自割大腿)。


没事去翻了一下GZtale的图,发现Golzy画的短漫和杂图都带出了不少信息,而且信息量很大,但有些信息与主线没关系。


1.某短漫中黑化Ganz对Mel说了:“You aren't even real. ”,意为“你甚至不是真实的存在”,所以能确Mel确实只是个情绪集合体。


2.与上一点有关联,某短漫Ganz死了后Mel到了一个空间,这时他说了:“I don't want to be alone anymore.”这样的话。意为“我不想再孤身一人了”说明Mel很久就存在了,而且可能是从Ganz出生时便存在了。


3.Ganz有个外号叫“毛绒绒之王”(我没笑,真的没有笑www),在Tumblr上是很出名的名号。到现在也没人把他拉下来,EVEN ABYSS SANS。


4.黑化Ganz的灵魂一半是黑的,但他把那部分的灵魂丢弃了。


5.接第三点,“毛绒绒之王”的这名号挣夺战至今还在进行,人员有:Ganz,Abyss,Cross,Wild,Melon,Sugar,……余下二十多个Sans的名字。


6.Ganz过度使用魔法会造成右眼疼痛,Or getting worse。Mel也一样。


7.不能去摸或尝试其它方式对Ganz的头部,这么做是危险行为。GANZ会生气,而你不会想看到的。


8.Sans在14发时比同龄的Allysa矮,所以说是Sans都长得矮 (°∀°)。


只是自说自话而已,又或者是我的自介?

  我出生的一开始,是在一个看似美好美满的家庭。从有记忆一开始,与家人的互动都很美好。可是那时的我没注意,家里与我互动最多的是外婆和只大我五岁的阿姨,双亲都不在。也因为如此,我从没注意到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事。

  我们家在我四岁时搬家,也是因为搬家我才能够注意到父亲的不寻常。他从那时起没再工作了,成日呆在房间里,看上去很不正常,但对当时才刚开始学习的我来说,我不知道父亲有问题。我只记得父亲……我们之间的互动太少了,我不理解他,也不记得关于他的事情了。如果要我说的话,我只记得他开了母亲名下的车子,到投币式饮水机那偷取走了饮水机的钱箱,母亲知道后报警了。还有他与母亲的吵架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们吵架,我相信我不在时他们吵过更多次,这也成了一切的导火线。

  在那之后,我明白了父亲是疯子,明白他是吸毒犯,一个罪人。当母亲提出了离婚时,他当场大闹了一番,和在场的外公打了起来。我忘不了那天,我记得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,我想忘掉它,可是我做不到。那一天,躲在客厅门后的我和阿姨,大人们吵打声……还有外公耳朵上的一块肉。

  那一个疯子咬伤了外公,外公的血滴到了地上,阿姨用双手遮住我的双眼。一般的孩子看到可能会哭,但我完全没有,只是静静的看着门外。当时的我,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,行为举止表现的就像是这不是发生在我家人身上一样,现在也一样。为什么?因为那疯子不在了,这事也不会再次发生了,那么过去发生了什么也无所谓了。

  但离婚后,命运没有再次善待我了。从那时到现在,我一直是众人针对的对像,而一切起因是我阿姨的弟弟,我的舅舅。也许,我的许多亲戚都看不起我是个“疯子的女儿”吧,而他们的话全被与我同龄的舅舅听到了吧。这也让舅舅成了带头者,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的烦,他们的烦人成度几乎令我觉得自己要疯了,十一岁我向母亲提出要看医生,她拒绝了。

  今年,我再次提出看医生,母亲答应了。如果她这次没答应,那再过一年我大概会有精神问题,没认识软果他们的话。那时候是我写同人文写最多的时刻,因为没人理解我,所以我把注意放在了自己的兴趣上。

  现在的我,比过去好很多。谢谢你花时间看我的废话。


关于GZtale

最近这AU的tag总算有点人了,所以来给大家科普一下关于这AU的设定和趣事。

1.Ganz的生日为12月12日。

2.Ganz的设计是Golzy当初和朋友们的一个小游戏时Golzy画出来的,之后才有了完整设定。

3.第一章《回忆》时,幼年Ganz是八岁。成年的Ganz设定上是二十四岁。

4.“GZ”是Golzy的缩写。

5.Ganz有官配,其官配是Sensy。(Sensy from UnderNC/Sonotale)

6.Melancholy(Mel)是Ganz的负面情绪集合体,一旦Ganz的心中的负面情绪消失了,他也会随之消失。

7.Ganz有PTSD。

8.Frisk和Jael是兄妹。

9.这AU的Frisk和Chara是女孩子。

10.Ganz的身高在4'7以上。

11.此AU是为数不多结局为NE的AU。

12.Ganz不太喜欢Mel。

13.Ganz养了一只白猫头鹰和小白狗。

14.在有实体的情况下Mel比Ganz高。

“网中蝶”
“你们是没有选择的。”
“置身事外的蝴蝶,是你吗?”